公司新闻
你的位置:首页 > 新闻动态 > 公司新闻

2019年水务企业普遍缺钱,到处融资

来源:      2019/11/11 9:07:06      点击:

上海纯水设备行业新闻】

国家政策、市场空间等继续催化下,环保行业带着其“战略新兴产业”光环一路高歌猛进。作为环保行业占比至高的水务行业也站在风口分得了一大杯羹,更有国资央企纷至沓来抢占市场。


盛宴开始,水务行业的民企、国企、外资企业“三足鼎立”格局逐步形成,竞争的大幕徐徐拉开。


然而,从去年开始,融资趋紧的背景下,环保产业经历了洗礼,开始进入调整期。而此前大肆“跑马圈地”一度被视作行业翘楚的某些水务企业也开始面临“缺钱”危机,现金为王”被重新重视起来。


环保产业作为资金密集型产业,存在着资金需求量巨大、上海水处理设备回款周期长,资金周转慢等特点。这也使得环保企业普遍面临着“短贷长投”无奈问题,这就形成了很难调和的矛盾,资金链断裂风险一触即发。


今年以来,诸如东方园林、天翔环境、碧水源、博天环境等行业龙头都纷纷陷入了缺钱”困境里,为了脱贫”重新致富他也是各出绝招,有的靠国资“输血”救场,有的进行司法重整,有的变卖股权。


下面,小编就为大家盘点今年以来陷入资金很缺钱的水务龙头企业,看看他为了筹措资金都是怎么做的


第一类:投靠国资 代表企业:东方园林、碧水源


自去年开始掀起起了一阵“国资热”许多环保民企大佬纷纷投靠国资,开始系上“红领巾”那么,国资为何频频出手相救呢?


其实,环保产业虽然陷入融资困境,但并无妨碍其仍然是一块儿美味蛋糕,通过注资民营企业,国资开始抢食蛋糕,甚至不乏跨界者。


昔日“园林第一股”东方园林和“守业板第一白马股”碧水源也面临着夹缝中求生存的危机,开始寻求国资庇佑。


东方园林:业绩股价双双跳水 何巧女卸任


PPP领域的狂飙突进使东方园林在去年政策突变后暴雷,且一发不可收拾。


2018年5月21日,东方园林发布公告称公司原计划发行的10亿元公司债券,实际发行规模仅0.5亿元。尔后5个月,东方园林股价跌去超6成,市值蒸发320亿元。股价下跌让公司实际控制人质押的股份不时迫近平仓线。


历经一年多的资金危机之后,东方园林自去年10月份以来拟引入国资战略投资者的努力”终有成效。8月5日晚间,东方园林发布更换“东家”公告,近日这一决定也终于尘埃落定。


10月9日,东方园林发布关于实际控制人协议转让公司股份完成过户登记暨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变更完成的公告。


公告显示,东方园林实际控制人何巧女、唐凯拟向北京市向阳区国有资本经营管理中心全资子公司北京朝汇鑫企业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朝汇鑫”转让公司控股权。


本次权益变化后,朝汇鑫成为东方园林控股股东,北京市向阳区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东方园林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变更完成。


而在股权变卦完成后,东方园林也开始了重大人事调整。


10月28日,东方园林发布《北京东方园林环境股份有限公司第七届董事会第一次会议决议公告》常州水处理设备会议审议通过选举慕英杰女士为公司第七届董事会董事长,任期为三年;聘任刘伟杰先生为公司总裁,任期为三年。


10月29日,东方园林发布《关于完成工商变卦登记并换发营业执照的公告》公司法定代表人由何巧女变为刘伟杰。


近日东方园林也迎来了国资正式接手后第一次季报披露。


10月30日,东方园林发布2019年三季报。演讲显示,东方园林前三季度营业利润和净利润同比下降超越180%上市以来第一次出现了亏损。前三个季度净利润亏损了9个亿,平均每个月亏一亿。


东方园林后续表示如何?拭目以待!


碧水源:半年两次卖身,引入国资接盘


同东方园林一样,PPP模式曾为碧水源带来了无尽辉煌,市值曾达到700亿。却也不可防止地拉低着碧水源的利润率水平。数额巨大但迟迟无法进入运营期的项目资产,不只拖累公司的资产效率,更使碧水源的未来充溢不确定性。


为了缓解压力走出危机,碧水源两次启动“卖身计划”


碧水源公告,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文剑平、股东刘振国、陈亦力、周念云及武昆与四川省投资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川投集团”签署股份转让暨战略合作意向性协议,文剑平等五名股东拟向川投集团转让公司股份共计337,299,406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0.70%转让完成后,川投集团将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


但好景不长,该意向性协议在3月初宣告失效。碧水源披露称,上述意向性协议已失效且尚未续期,且正式协议中部分条款尚未达成一致,故暂未签署股份转让正式协议。


一次“卖身”不成,再来一次。


5月6日,碧水源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实控人文剑平,股东刘振国、陈亦力、周念云及武昆与中国城乡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城乡)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拟向中国城乡转让合计持有的公司约3.37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10.71%转让价款总计31.9亿元。股权转让完成后,中国城乡将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不会导致公司控股股东及实控人发生变化。


8月24日,碧水源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业绩演讲显示,公司营收为35.56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576.54万元,同比大幅下降92.94%


收缩PPP项目及国资入股之后,10月23日晚间,碧水源发布了2019年三季报。财报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其实现营业收入71.10亿元,同比增长17.54%归母净利润3.62亿元,同比下降36.80%而在第三季度中,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5.54亿元,同比增长61.94%归母净利润3.37亿元,同比增长61.66%第三季度业绩可谓了实现大幅增长。


那么,对于碧水源而言,其业绩是真得迎来反转了吗?


实则不然,目前的三季度业绩表示只是一个好转的情况,但对于营收和净利双双实现大幅增长的目标来看,杭州水处理设备这远远是不够的仅仅只是一个小翻身。因而也就意味着,碧水源仍要继续坚持发力,才干真正迈进反转局面。


第二类:司法重整 代表企业:天翔环境


天翔环境:深陷债务危机 与债权人签订《债务抵偿协议》


2018年至今,天翔环境因到期债务无法归还,陷入了债务危机,并涉及多起纠纷诉讼。天翔环境表示,公司主要银行账户被冻结、局部资产被查封冻结,正常生产经营受到重大影响,产品交付难以按期履行,导致项目违约,可持续性经营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截至今年9月30日,天翔环境及其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约24.91亿元,占天翔环境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1889.21%同时,经审计2018年度财务演讲显示,天翔环境控股股东邓亲华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约24.31亿元。


债务抵偿协议》签订预期之下,2018年以来深陷债务困境的天翔环境有望迎来转机。


天翔环境10月22日晚公告称,公司拟与相关债权人签订《债务抵偿协议》债权人同意,人民法院裁定受理天翔环境司法重整之日,将豁免或减免对天翔环境的局部债权,用于代替公司大股东归还其对天翔环境的资金占用,代替归还的债权比例为11合计不超过14亿元(以实际与各债权人签订协议的归还金额为准)


第三类:变卖股权 代表企业:博天环境


博天环境:被列入负面观察名单 亏本甩卖“亲儿子”股权


临时以来,博天环境一直将PPP项目作为业务发展重点,承揽了大量三四线城市的项目,然而,企业营收坚持快速增长的同时,融资压力也在继续增加。


公司自7月份以来,总部大部分员工被暂停发薪,员工不正常离职情况严重。


10月8日,博天环境公告称,收到债券信用评级机构新世纪评级发来的关于将博天环境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列入负面观察名单的公告》新世纪评级将博天环境AA -级主体信用等级列入负面观察名单。


上海新世纪公告,上海新世纪于2019年9月30日决定将博天环境列入负面观察名单,上述决定主要基于以下考虑:实际控制人所持股权质押比例高;2019年上半年业绩下滑,流动性继续紧张;子公司股权被冻结等原因。


博天环境发布三季报,前三季公司实现营收16.69亿元,同比下滑42.85%实现净利润-2.4亿元,同比下滑251.06%扣非后亏损2.78亿元,同比下滑294.91%


翻看博天环境半年报,其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大幅下滑46.7%扣非净利润同比下滑82.64%但净利润与扣非净利润还是盈利状态,分别为5045万元、1493万元。


面对业绩大幅下滑,博天环境也是开启卖卖卖的节奏。


上半年,博天环境全资子公司博华水务将其所持有的四川发展国润环境10%股权转让给四川发展(控股)有限责任公司,形成投资收益1914.35万元;公司将其所持有的博慧科技有限公司50.1%股权以及全资子公司天际战鹰(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持有的博慧科技5%股权转让给汇金聚合(宁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形成投资收益2424.12万元。


10月,博天环境再次宣布将持有的控股子公司屯留博华水务有限公司97.42%股权全部转让给深水海纳水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转让价款为2559.98万元。屯留博华水务为博天环境设立控股子公司,截止6月末其余额为3775.21万元,亏本甩卖。